<cite id="hndjb"><span id="hndjb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hndjb"></ins><cite id="hndjb"><span id="hndjb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hndjb"></ins><ins id="hndjb"></ins>
<ins id="hndjb"></ins>
<ins id="hndjb"><noframes id="hndjb"><ins id="hndjb"></ins><cite id="hndjb"><noframes id="hndjb">
<ins id="hndjb"><noframes id="hndjb"><ins id="hndjb"></ins>
<var id="hndjb"><span id="hndjb"></span></var><ins id="hndjb"><noframes id="hndjb"><ins id="hndjb"></ins>
<del id="hndjb"><noframes id="hndjb"><del id="hndjb"></del>
首页 公司概况 公司新闻 企业文化 科技环保 社会责任 党群工作 人力资源
职工文苑

1986年2月,我出生在贵州省道真县一个小山村。那时候,我的父亲还是一名老师,工资很微薄。因为辈份较小,他所教的学生多是村里的平辈和长辈,有交不起学费的也就向学校交点米粮充数。

上过高中的父亲,已经算是村里少有的“文化人”了,家里也珍藏了一些连环画,什么《闪闪的红星》、《阳光下的罪恶》、《林海雪原》……墙上也贴着《武林志》的海报和一些报纸,这就是高档的精神食粮了。当我学会走路了,就常常拿着尽管看不懂却莫名喜欢的连环画,磕磕绊绊地随年长一些的长辈一起去学校瞎混,那时只觉得从山下走到学校的那些石梯好陡、好高。

离村里3公里的地方,有一座铁丝桥,横跨近百米的河面。爷爷带我玩的时候,把我牵到桥上就放手了。桥面并不平整,有些木板被牛羊踩坏了。透过木板间隙,看着湍急的河水,听着咆哮的水声,我只觉得腿软脚麻,死死的抓着铁链不敢挪步。爷爷站在我前面,挥动着他有力的手臂说:“看你前面的路就行了,勇敢点,不要看其他的!”我人生中的一座很重要的桥,就在爷爷的鼓励中跨了过去。到后来,我已经能牵着弟弟,带着他在桥上奔跑,还淘气地荡起了秋千。

到四岁的时候,父亲到另一个乡政府去上班,我们便搬了家。锅碗瓢盆等一应生活用具装满了拖拉机,颠簸好几个小时才到了街上。那时候我才发现,原来出远门真是个很累的事,路真的太差而车真的太慢。

后来,在政府“要致富、先修路”的号召下,镇里的各个乡村都沸腾了起来。外公那时还当着他们村的组长,忙完了一天的活儿,院子里长条凳一摆,各家各户的代表就来了,怎么规划路线、修路的批条进展、各家需要出力出钱的分工……经常议论到晚上八九点,我记着的就是外公那好笑的“这个来讲呢”的口头禅。大人们说话的时候,我和小伙伴们就自找清静,看天上的闪闪的星星,说些趣话,当流星划破夜空时就兴奋着比划着“扫把”的长度。

终于,外公心心念念的路开始动工了。那时候镇里的雷管、炸药就存放在爷爷隔壁的房间,时不时有人来搬运和领取。现在想来,还真是后怕万分啊。外公的路修得很艰难,且不说要做通思想工作和协调矛盾,有几段路纯粹是在绝壁上开凿出来的。在外公忙不过来的时候,我们一家人也上了前线。我和弟弟跟在他们后面,也尽力抱起石块丢下山崖,算是为公路出了点力,现在还可以向孩子得瑟的吹嘘一下。在小镇修路的事业中,爷爷也曾带着镇里的人打通了一条通往县城的公路;现在每当回家路过那条公路,我总觉得风景很美、心里很骄傲呢。

先是土路,后来慢慢铺上石子,近几年又开始硬化和“白改黑”。路是越来越好走了,村里的人也走得越来越远了。早些年回老家的时候,我挨个把叔叔爷爷辈的问完好就得半天功夫;现在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看到他们穿着新衣服、带着大大小小的箱子回来,向大家述说着在广东、福建等地打工的一些趣事。

一晃,我参加工作已是12个年头。这些年,在厂里也走过一些不平常的路。

2008年那场50年不遇的凝冻,让我们回厂的路颇费周折。经过几番打探,冒着一路的冻雨,避让着路边压折的树枝,从贵阳到马场镇以往40分钟能到的路程硬是走了两个小时才到,偏偏又遇上封路,只好歇息一夜。第二天,胡乱吃点早餐,我们的车就随着车流往厂里开。说是开车,却不比走路快,一路上全是冰滑的路面,时不时有车打滑。好不容易捱了杠寨村,离厂里只有近20公里了,又遇上了封路。归心似箭的我们决定走路回厂!找了一家小卖部买了点饼干充饥后,不顾店主的挽留,我们一行7个人就踏上了征途。此时的路上,已经没有人和车,视野里白茫茫一片,我们也只能依稀的辨识着公路往前走。踩在松软的雪上,一脚下去就是一个大窝子,雪也配合着发出嚓嚓的声音,几个人就凑出了一首交响乐。我和“小胖”万琳走在前面探路,用脚和棍子把路线划出来,后面的同事就互相挽着跟上。不多时,雪就给我们的眼上描了睫毛,又画成了白眉大侠。就这样,当我们快走到高寨乡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下来。所幸,我们接头的车也到了。听到喇叭声,看到熟悉的车的那一刻,我们都举起手欢呼了起来。这些年,我常常想着那年那路那些人,只要心有所向,相互鼓劲、一路扶持、不畏困难,路其实一直就在我们脚下。

2014年,我们的电站遭遇了百年不遇的“7.17”洪灾。正在电站现场的我们被突然来袭的暴雨困在厂房,开到3号交通洞的车也因路面积水太深不得不折返回电站。急着去大坝开闸泄洪的王骞,决然卷起了裤腿,渡过齐腰深的水,徒步赶到了大坝,不久后这段路就出现垮塌彻底中断了。得知公路无法通行,营地的后勤人员就从顶扒村公路绕行到厂房,刚过村子,就被路上的塌方体堵住了。进厂的两条公路都中断,厂房就变成了孤岛。已经过了中午两点,肚里没粮,厂房的人员不免有点慌。必须要想办法找点吃的!于是,厂房的4人寻粮小分队冒雨出发,到顶扒村的同事也找来工具砍树、开路,带来吃食徒步向厂房奔。距厂房最近的寨子有一公里多的路程,寻粮小分队穿着雨靴在满是暴雨冲刷下来的石块路上爬坡,不一会雨靴就被划破进水了。一路上,手机里不时收到公司群里的信息:小分队已经进入村子,正在寻找商店!顶扒路段的树枝已经清理,我们正在赶往厂房!……而留守在厂房的同事,发来暖心的点赞,让奔走在路上的人员扫走了疲惫与冰冷。胜利会师的同事们,吃完了饼干和热乎乎的泡面,就投入到那场抗洪水、保厂房的战斗中去。每当遇到困难,想起那次寻粮的路,我感觉到的是同事们满满的信任和期望。路,之所以催人奋进,是因为有人、有梦在等着我们。

我走过的路虽然渺小,但在追梦的路上,我也慢慢成长了起来。走的路越多,我越为能生长在伟大的祖国而庆幸。在这个伟大的时代,千千万万勤劳、聪明、善良的中国人已经听到了向梦想前进的号角,看到了即将到来的无限光明,踏在了民族复兴的大路上,这是没有人能够阻挡的。我们的路,只会越走越宽阔,越走越坚定!